首页 >  > 综合 >  > 正文

陈毅之子陈小鲁曾欲让父亲尊严死 医生:你说了算吗

2018年01月19日 07:00   官网:青岛富凯节能服务有限公司   来源:网络转载

  陈毅之子陈小鲁曾欲让父亲尊严死 医生:你说了算吗,尼克扬在湖人队的贡献并不算是很大,尤其是最近两年状态下滑,命中率低,出场时间被压缩,就更加显得他在球队中的位置了。在整个夏天都在传出湖人队要交易尼克扬的消息,但是好像尼克扬并没有因此受到影响,而是在专心训练,打德鲁联赛。

原标题:我的死亡谁做主

  死亡与生命,如影随形。每个生命,都隐约有这样的不安埋藏于心底:我的死亡何时来临?我将以一种什么样的形式死去?是宁静安详还是痛苦万分?

  近年来,开国大将罗瑞卿之女罗点点等公益人士,致力于“尊严死”的推广,此举旨在让临终者最大限度地保持尊严与舒适。

  陈毅儿子陈小鲁的遗憾

  开国元帅陈毅之子陈小鲁近年来热心公益,他是“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的会长与理事长。

  这家公益社团经北京市民政局登记注册,正式成立于2013年6月25日,旨在推广“生前预嘱(LivingWill)”,使人们根据个人意愿自主选择在临终时是否使用呼吸机等人工生命支持系统的办法,帮助临终者实现符合本人意愿的“尊严死(DignityDeath)”,这种做法在全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流行。

  陈小鲁是国内大力推广尊严死的公益人士之一,对投身于此项公益事业,他有着深刻的切身体会,那就是他父亲的死。

  陈毅元帅1970年末被查出肠癌,虽然经过了手术和化疗,一年后逐渐恶化全身转移了。当时正在东北当兵的陈小鲁赶回北京,父亲已进入弥留之际。“父亲躺在病床上,全身插满管子,医生不停地给他进行各种治疗,吸痰、清洗、不停地翻身,父亲非常痛苦!”陈小鲁回忆。

  陈小鲁不忍,他悄声问医生,能不能不抢救了?

  他的想法很简单,父亲手术后有一段时间状况较好,但是各种治疗均无法防止癌细胞转移,现在大家都知道无力回天,何必浪费资源,增加病人痛苦?

  医生对陈小鲁说了两句话,令他至今不能忘记,一句是:你说了算吗?第二句是:我们敢吗?

  陈毅元帅离世40多年了,留给陈小鲁无尽的哀伤。他深切地认识到,对临终病人不进行各种无谓的抢救,无论对减轻病人的痛苦还是减少社会资源的浪费都有利,让垂危的病人尽量无痛苦地死去是一件符合自然规律的、人道的事情。

  国内“尊严死”倡导第一人罗点点

  深秋了,古老的北京城透过繁华与现代呈现出它古老的美,一棵棵年轮繁复的老树与新栽的小树,都在展示着季节与生命的轮回,曾经的丰润的绿叶变幻成斑斓的颜色,然后在秋风里飘落。

  62岁的罗点点(罗峪平)奔走在落叶秋风里。作为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的总干事,参加各种报告会、演讲、访谈,是她日常生活中的重要内容,其中最重要的主题是“尊严死”。

  她曾经这样写道:生命树上无论什么颜色的叶子都美丽,人们对生命死亡的意义理解尽管不同,但通过尊重个人的意愿的选择,生命树叶都能尊严飘落。

  10月19日,一个周末的晚上,她在北京外国语大学与一群大学生座谈,主题还是尊严死,这些个性各异的花样年华的年轻学子与她交流着对生命与死亡的认识。

  优雅、温和、平等、包容,是罗点点留给年轻的学子们深刻的印象。

  罗点点有过不平凡的经历,开国大将父亲后半生的沉浮,影响了她的成长与个性。

  罗点点毕业于第二军医大学,学完了急诊后做过十几年的心血管内科医生,她曾这样欣慰地回忆自己的医生生涯:“很多人都认为我是一个很好的医生,不是因为医术,而是我连一次对病人发脾气的念头都没有。”因为最初带她的老医生告诉她:爱你的病人,帮他解除痛苦,就是你的职业。

  后来她成为一名作家,她以回忆父亲为主题的《非凡的年代——— 我的父亲罗瑞卿》曾是上世纪80年代的热门书籍;2001年,她参与创作的电视剧《永不放弃》热播一时。

  对生命平等、尊重的人文情怀一直弥散在她的文学作品中。《永不放弃》讲的是一个关于急诊室医生的故事,体现人们对生命的尊严和爱的追求上的不放弃。当时的罗点点就认为:一个人享受健康、追求生命和生命得到尊重的权利,是他一生下来就应该有的。

  2006年,罗点点与其他志同道合的朋友创立“选择与尊严”公益网站(http://www.xzyzy.com),成为国内第一家推广尊严死的公益网站,推出了供中国大陆居民使用的生前预嘱文本“我的五个愿望”,建立了生前预嘱注册中心,正在使“我的五个愿望”的注册、保存、检索和使用日益完善。

  认识死亡与医学的无奈

  因为多年的医生经历,罗点点目睹了太多的死亡。

  “医生,您一定要救过他(她)来,花多少钱都行?”

  当生命处于不可逆转的情况下,一片枯叶即将离开枝头的时刻,谁可以挽留?医生可以与自然规律抗衡吗?

  多年的从业经历使罗点点对现代医学有清醒的认识:许多人不知道,西医是现代诸科学门类中最年轻的学科之一,它曾经在蒙昧中徘徊太久,曾经风行的放血、导泻、热敷以及千奇百怪的药物方剂后来都被证实没有确实疗效,充其量相当于安慰剂。一个著名的例子是,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冒风雪骑马外出受了风寒,感觉发热、嗓子痛、呼吸困难,他让管家给他放血,随后赶来的医生也给他放血,但症状不能控制,第二天,他溘然长逝。许多专家指出,华盛顿不是死于急性会厌症引起的呼吸困难,而是死于“放血疗法”引起的休克,经过计算,华盛顿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里被放掉了超过全身三分之一的血液。

  时至今日,能被现代医学归纳并诊断的疾病,还不到实际存在的一半。而据武警总医院肿瘤生物治疗科主任、病理学家纪小龙经过数十万临床病例进行病理学统计,医生的平均误诊率是33%。在能被诊断的疾病中,有三分之一的,可以不治而愈;有三分之一的,治也治不好;只有三分之一的,医学技术可以发挥作用。

  还有一组更令罗点点震惊的数字:1973年,以色列全国医生罢工一个月,耶路撒冷埋葬协会惊异地发现,该月,全国死亡人数下降了50%。1983年以色列医生再次罢工85天,全国的死亡人数再次下降50%!1976年,美国洛杉矶一些医生罢工,事后统计,全市医院病人死亡率下降18%,通过对17家医院的调查发现:罢工期间,每一家医院减少了60%的手术。一则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称,全世界每天因为在医疗活动中发生的不幸,“医源性损害”有一万人之多,排在死亡原因的第三位!

  医学不能迷信!罗点点见过了太多的例子:许多时候,病人“花多少钱都不行”。据统计,现在一个人75%的医疗费用都花费在生命的临终。

  而现在随着人工生命支持系统出现在医疗行业内,的确为急救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那些临终的、无力回天的病人,切开喉管、靠呼吸机维持呼吸,靠电击、强力按压心脏恢复心跳,靠升压药维持血压,靠鼻饲维持营养……这些,对那些痛苦不堪的、虚弱不堪的生命是多么大的折磨?

  巴金老人的幸运

  巴金先生的死亡是罗点点关注的一个典型案例。

  1999年,95岁的巴金因病重住进医院,从此就没有离开过。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只能靠喂食管和呼吸机维持生命。

  周围的人对他说,每一个爱他的人都希望他活。

  巴金不得不强打精神表示再痛苦也要配合治疗,但是,巨大的病痛使巴金多次提到安乐死,不止一次地无奈地说,我是为你们而活……

  2005年10月17日下午,101岁的巴金心跳变慢,医生判定已经进入弥留,这次巴老的家属坚决要求放弃治疗,最终得到了有关部门的同意。这一次医生们放弃了抢救,没有电击、没有除颤、没有心内注射……巴金老人安详地离去。

  一位院长朋友对罗点点谈起这个话题,在他看来,巴老是“幸运”的,第一,普通人不能像巴老一样在那么长的时间内调动那么多的医疗资源;第二,普通人也不能在临终时经由权威部门同意而顺利放弃抢救。因为放弃抢救,目前无论是对医务人员还是对家属而言,都是一个沉重的法律和道德包袱。

  婆婆留下的纸条

  罗点点的婆婆离休前在中央音乐学院工作,是位自强自爱的老人,与小儿媳罗点点相处得很亲。

  2003年,婆婆被诊断为老年痴呆,后来病情发展很快。2004年春节前,丈夫突然给在公司工作的罗点点打来电话,婆婆翻身的时候被一口痰堵住,心跳呼吸骤然停止!

  罗点点赶到医院时,婆婆已经被插上了呼吸机,而且完全丧失了意识。

  医生说,婆婆想恢复原来的生命质量几乎不可能,但是使用生命支持系统还能拖很多时日。医生建议进入加护病房。

  尽管进加护病房费用很高,但婆婆的单位痛快地表示:花多少钱他们都承担。

  婆婆的情况继续恶化着……

  罗点点向几个哥哥说明了情况,婆婆的子女都是教育或者科学工作者。医院的院长也是一位重症救护的专家,他尊重老人和家属的意见。

  当罗点点站在床前,握着婆婆的手,喊着妈妈的时候,似乎还看到她的眼球在转动,她所有的决心就在那一瞬间崩溃了:我们这样做,到底符不符合婆婆的愿望?到底是不是在保护她不受痛苦?生命和死亡深不可测,我们是谁,凭什么决定他人生死,我们怎么知道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呢?

  罗点点动摇了,但幸好,哥哥们比她理智,他们坚持了原有的决定。第二天,呼吸机和维持血压的药物在院长的关照下停用了,两三个小时内,婆婆平静地走了。

  后来,整理老人的遗物时,在一本书里,发现了她留下的一个纸条,上面清楚说明了对自己生命尽头时不使用过度抢救的要求,并希望把决定权交给学医的小儿媳罗点点。“世界上最强烈的感激之情一下涌上心头,太感谢您了,婆婆!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您没有忘记告诉我,我们确实做了符合您心愿的事。”罗点点写下这样的文字。

  他山之石

  “尊严死”在各地

  美国——— 1976年8月,美国《加州自然死法》(NaturalDeathAct)制定,成为世界上最早有关“尊严死”的法律。截至2012年,美国大部分的州皆已制定自然死法或相当于此法之尊严死法。

  韩国——— 2009年6月10日,在韩国最高法院5月首次判定可以为该国一名老妇患者实施“尊严死”后,患者所在医院召开会议,正式决定为患者摘除呼吸机,实施“尊严死”,这是韩国首次实施“尊严死”。

  新加坡——— 2013年8月,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在其新书《李光耀观天下》中说,他较早前已经做了预先医疗指示,表示如果必须通过吸管进食,并且没有复原或恢复行动能力的可能性,那医生就应该替其去除吸管,让其能迅速地辞世。

  “我们确实做了把比赛延长到星期一的备选项,如果需要的话可以那么做。但是,我们的主要目的是尝试明天晚上结束比赛。”克里-黑格说,“我认为我们需要尝试,并且按期结束比赛。我想现在的职业球员已经强大到足以一天之内完赛36洞了。”

  “他们(指湖人)已经拥有了一个非常年轻、非常出色的核心阵容。现在的问题是,这些天赋要如何汇聚在一起尽快成长。拥有这些可以相互帮助的未来拼图,并且我认为他们处于一个绝佳的时机,因为他们能够在不断的比赛磨砺中继续成长下去。他们能够在比赛中发现不足,并且能够在彼此的相互支持出认识到团结的力量。他们拥有大量的潜力、天赋和希望,他们能够更快的融合起来。”

  约什-史密斯的天赋自不用多说,在生涯巅峰期,他曾被视作联盟最为全面的锋将之一,职业生涯12年,约什场均能拿到14.6分7.5个篮板3.1次助攻1.9记盖帽1.2次抢断,投篮命中率为45.3%。在防守端,他的有着不错的素质;而进攻中,他能投、能突、能传,打法也是相当多变。

  林先生说,他是刚进入呼啦伴伴体育发烧友圈的,之前约了好几个朋友打球,对方都说天气太热懒得运动了,后来在发烧友圈子里发现,有约战羽毛球活动,且是黄龙体育中心的室内羽毛球场,他当即就“应战”了,“到羽毛球馆一看,发现这里打球的人还挺多的”。

标签:陈毅之子陈小鲁曾欲让父亲尊严死 医生:你说了算吗

责任编辑:都晶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