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综合 >  > 正文

网瘾能“治”吗?网瘾是否属于精神疾病充满争议

2018年01月20日 14:00   官网:青岛富凯节能服务有限公司   来源:网络转载

  网瘾能“治”吗?网瘾是否属于精神疾病充满争议,上周日晚20:00,央视一套《了不起的挑战》第七期如约与观众见面。本期节目打响“环境保卫战”,6位MC通过一段奇特的“旅行”意识到环保的重要性之后,纷纷化身环保卫士,以实际行动倡导低碳生活。阮经天在节目中为观众送上暖心的新年祝福,而环保知识竞答赛中惨遭水瓢击头的他,也令网友们直呼“心疼”。

原标题:网瘾能“治”吗?网瘾是否属于精神疾病充满争议

  在被认为患上“严重网瘾”的那几年,魏子韩觉得自己昏昏沉沉,总是莫名发火,在网吧一待就是一周。

  可他说,自己从没被网络游戏控制过。“其实是想组织一个打游戏的团队,大家一起赚钱。”魏子韩把自己当时的举动比作一种创业。

  2008年,学校的宣传栏上贴着“网瘾,让天才变魔兽”“网络游戏,电子海洛因”的海报。魏子韩路过时瞟一眼,不屑地走开。

  辍学一年多以后,魏子韩被送进一家网瘾治疗中心。直到今天,他仍觉得“网瘾更像是一种莫须有的罪名”。

  而大众讨论网瘾的热情却前所未有得高昂。“精神鸦片”“若不重视网瘾将会‘断子绝孙’”“切莫让亿万青少年成为网络奴隶”的声音不绝于耳。网瘾一下变成了贴在中国互联网上的争议性标签。

  “其实战争的烽火早已硝烟弥漫,最早是父母们发起的自卫战争,接着是医生、教师、政府工作人员投身战争中。”纪实文学《战网魔》如此描绘那段日子。

  网瘾是否属于精神疾病,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话题

  “网瘾是病,完全是无稽之谈。”从网瘾治疗机构出来的第6年,魏子韩依旧不承认自己得了病。

  1995年,美国的精神科医生伊万·戈登伯格在一个心理学论坛上提出“网络成瘾”这个名词,并制定了“手指会自觉或不自觉地作出敲打键盘的动作”等7条诊断标准。

  从那时起,针对网瘾是不是病的争议开始了。

  没过多久,戈登伯格就声明,自己只是想开个玩笑,只是比照病态赌博的定义,编造了诊断标准。

  “如果你把成瘾概念扩大到人的每一种行为,你会发现人们读书会成瘾,跑步会成瘾,与人交往也会成瘾。”1997年他曾对《纽约客》表示。

  直到现在,网瘾是否属于精神疾病,也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话题。2001年中华精神科学会发布的《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3版),也没有网络成瘾的相关论述。此后,该标准一直未更新。

  十多年来,解放军总医院网瘾治疗中心主任陶然却一直坚持“网瘾是一种心理疾病”的观点。针对这个命题,他发表了70多篇论文。他为“网络游戏成瘾”制定的9条诊断标准被收录到美国精神病学会2013年发布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中。

  虽然这份手册指出,网络游戏成瘾“缺乏定义标准”“缺乏流行病学研究”,值得进一步研究,不属于已确定的精神疾病。但陶然觉得,这就像网瘾入精神疾病的“草案”,“会在下一次修正后被纳入正式的目录中。”

  他对记者说,当今很多人都不承认网瘾是一种病,根源是把精神病和精神疾病画上了等号,“精神病一般指的是严重的精神障碍,比如精神分裂症”。

  根据一份权威报告:我国15岁以上人口中,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超过1亿人,其中1600万人是重性精神障碍患者。

  在陶然眼中,精神问题满足两条就能称得上疾病:导致社会功能丧失,例如不能工作,不能上学等;给自己和他人带来了痛苦。

  对魏子韩来说,给自己带来的痛苦,可能是从好学生一下沦落到差生的落差感。

  “初中我是年级前五,高中打游戏,连中间都进不去了。”

  那时候,他迷上了一款名叫《梦幻西游》的游戏。花上15元,就能在网吧待一晚上,之后他干脆就住在网吧里。

  “几乎不和家里人说话,周围的人说我得了‘网瘾’,我不相信。”直到现在,他依旧坚持人是不会被物控制的。

【1】【2】

  当然这个宣传片给我留下一点遗憾就是没能看到灌篮高手这么一部和足球小子在整个体育类动漫当中并驾齐驱的作品的一些人物形象,比如说樱木花道也可以出现在其中,虽然说宣传片中传递的是一个足球。但我们也看到了,拳击运动员也可以通过直拳的方式把足球传递出去,如果是樱木花道的话、完全可以用盖帽或者篮球传球的方式传递这个足球,这个也是完全可以的、当然取舍啊、有人家自己的考量。

  北京时间7月25日,据美媒体报道,在接受采访时,比斯利表示,很庆幸曾经到CBA联赛打球,同时在他看来,CBA联赛对抗强度大令其受益。

  在明尼苏达森林狼队的最后一个赛季,乐福打出了场均26+12+4的华丽数据,但加盟骑士队后他的表现一直不温不火。上赛季虽然骑士队艰难夺得总冠军,但乐福场均8+6,36%的命中率实在配不上“巨头”的称号,因此有报道称骑士队已经开始寻求交易乐福。

  “我们选择球员的标准是什么?他能够为法国国家队带来好处,我会叫来本泽马一起在国家队工作,但显然现在还不是正确的时间。选择球员是处于全队的角度,而不是我个人喜欢或者不喜欢。而最终拍板则是我的权力,无论是舆论压力还是政治压力都不会左右。媒体们为了达到自己的宣传效果,有他们的方案,政治家也会说出他们的政治观点,但我是国家队主帅,选拔队员是我的权力。”

标签:网瘾能“治”吗?网瘾是否属于精神疾病充满争议

责任编辑:余仲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