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综合 >  > 正文

吴昌硕书写拳拳父爱

2018年01月23日 06:00   官网:青岛富凯节能服务有限公司   来源:网络转载

  吴昌硕书写拳拳父爱,惊悚悬疑电影《猫脸老太太》确定将于4月15日正式公映,这个消息在网络上迅速吸引了东北网友们的注意,不少人表示对这个故事期待已久,希望在大银幕上看到“猫脸老太”的真容。之所以引发众多期待皆源于电影《猫脸老太太》是改编自在东北流传甚广的1924年“猫脸老太太”传说,这个传说90年代演变成“哈尔滨猫人事件”,在当地人尽皆知,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

  匡时今年春拍“畅怀——历代书法夜场”推出的一件吴昌硕《行书自作诗手卷》,十分难得,吸引了众多书法爱好者的目光。此卷是缶老写给其次子吴涵的一幅书法佳作,笔意情深,揭开了一段缶老家庭的温馨往事,使我们看到了缶老作为父亲风雅温情的一面。

  吴昌硕(1844—1927),原名俊,字昌硕,别号缶庐、苦铁、老缶、缶道人等等,浙江湖州人。中国近、现代书画艺术发展过渡时期的关键人物,“诗、书、画、印”四绝的一代宗师,晚清民国时期著名国画家、书法家、篆刻家,与任伯年、蒲华、虚谷齐名为“清末海派四大家”。吴昌硕的艺术另辟蹊径、贵于创造,最擅长写意花卉,他以书法入画,把书法、篆刻的行笔、运刀、章法融入绘画,形成富有金石味的独特画风。他以篆笔写梅兰,狂草作葡萄,所作花卉木石,笔力敦厚老辣、纵横恣肆、气势雄强,构图也近书印的章法布白,虚实相生、主体突出,画面用色对比强烈。

  困苦的生活亲情的可贵

  吴昌硕初配夫人姓章,新婚不久即于兵乱中死于饥病,后于29岁时续聘菱湖施氏夫人。育有子女六人。吴昌硕早年生活饱经忧患,17岁时因兵乱随父出逃,甚至有过几乎饿死的苦痛经历。这一段流离失所的生活,使吴昌硕失去了不少骨肉至亲,这使他更懂得家人亲情的可贵,所以吴昌硕成家后的家庭生活是温馨而和睦的。“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这位以画风豪迈凌厉著称的艺术巨匠,在面对子女时,却表现出更多的深情和温厚。

  和大部分传统文人一样,吴昌硕性耽吟咏,作诗颇多。他的诗有一种生拗、老辣的风格,往往硬语盘空,戛戛独造。文字之学作为书学的基础不可或缺,也是那一代文人中颇为风行的科目,所以以石鼓书法和篆刻擅长的吴昌硕在对子女的教育中,便非常重视诗词和文字之学。

  风雅的慈父温情的教育

  吴昌硕的长子吴育,自幼聪明伶俐。作为父亲的吴昌硕亲自教他读书习字,批改其诗作。可惜吴育却在十六岁时夭折了,吴昌硕悲痛万分,哭之以诗:“寒日东风吹郭门,孟郊哭子泪潜吞。一千日醉谋之酒,十六岁怜飘汝魂。……”

  次子吴涵及三子吴东迈,也能克承家学。对于古文、金石、书画、篆刻都能继承乃父之风,有所发扬。我们如今所见的这个手卷,便是吴昌硕在中年时写给吴涵的,内容是吴昌硕那一段时期的一些诗歌作品。可能是为了给吴涵示范行书的笔法和章法,也可能是让其学诗,又或者只是单纯的兴之所至,送给儿子一个雅致的礼物,旧日情景虽不能重现,但那份父子深情却依然在这些笔画潇洒的运行中发散出来。

  在一则画跋中,吴昌硕写道:“除夕不寐,挑灯待晓,命儿子检残书,试以难字,征一年所学,煮百合充腹……雄鸡乱啼,残蜡将尽,亟呵冻写图,吟小诗纪事,诗成,晨光入牖,爆竹声砰然……”。教子、作画、吟诗,在吴昌硕看来,都是风雅而温情的事情,一个文化家庭的除夕之夜,就在这样的温情中缓缓度过了。

  我们今天赏析吴昌硕的《行书自作诗手卷》,不光是欣赏一卷一代艺术大家的书法精品,还可以感受到吴昌硕对子女的脉脉深情,更为可贵的是,我们可以从字里行间窥察到晚清文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用心之良苦。

(来源:人民政协报)

  《爱的阶梯》号称史上最虐剧集,据说主演张睿几乎每天都在哭。他饰演的男一号张皓天在剧中不仅与三大美女展开“花式虐恋”,更背负坎坷的身世。

  摄影师李鹤发文回应小G娜:首先脱离开任何故事,单谈照片本身,照片的著作权属于我,发布在自己的微博里,何来"散播"一说;现在你想起来肖像权了,难道这张律师函算是跟我首次协商吗,如果你要求删除的话我可以立即配合,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历经三天时间你才扛起肖像权的大旗呢?(ps:我经常在不同媒介发表自己的作品,真用不着拿权益跟我说事,该注意的都注意了,也别拿律师函当传票用,发给我就可以发网上有啥用啊,你之前又不叫我删,经历那么多威逼利诱我都断然拒绝出售你的任何一张照片,怎么就叫没道德?坦白的说,你们那些事情的始末到现在我都没有完整的看过一张截图,我发的东西被上头条也是别人告诉我的,不过这么多天的联系列表里唯独没有在意肖像权的你。)

  《解密》是在原著基础上缔造的一段属于中国无名英雄的经典传奇,他们认同“你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功绩与世长存”的价值观,坚定“对党绝对忠诚,甘当无名英雄”的信仰,为国家利益贡献了全部的青春和热血。相比以往的谍战剧,它在人物个性的张扬挥洒上愈发酣畅淋漓,将无名英雄塑造成真正的青春偶像,谱写出了一首撼动山岳的青春赞歌。

  最近产生的票房注水现象只是近来极个别影片的不正当行为,电影主管部门已经对其做出了严肃处理。绝不能毫无事实依据地将极个别行为推及其他影片,特别是殃及所有高票房电影。

标签:吴昌硕书写拳拳父爱

责任编辑:王彦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