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综合 >  > 正文

邵氏明星穿透半世纪尘埃 林黛乐蒂领衔风华绝代

2018年01月22日 02:00   官网:青岛富凯节能服务有限公司   来源:网络转载

  邵氏明星穿透半世纪尘埃 林黛乐蒂领衔风华绝代,从1994年拍摄《危情少女》开始、之后的《周末情人》、《苏州河》、《紫蝴蝶》、《颐和园》、《春风沉醉的夜晚》......出道以来,娄烨虽然一直在中国大陆以外的颁奖典礼和电影节斩获荣誉,但在中国内地却一直蛰伏在“地下”,最近几年才凭借《浮城谜事》和《推拿》走到“地上”。

原标题:邵氏熠熠星辉 穿透半世纪尘埃

  王羽《独臂刀》

  姜大卫《新独臂刀》

  狄龙《楚留香》

  傅声走小子路线

  凌波、李菁合演《三笑》

  凌波、乐蒂合演《梁山伯与祝英台》

  林黛《江山美人》

  古典美人乐蒂

  林黛杏眼迷人

  李菁慧黠可人

  凌波有独特的反串魅力

  方盈美得令人陶醉

  邵氏 传奇 星光

  邵逸夫留下的不仅仅是百亿港元资产,邵氏电影捧出的众多巨星同样耀眼之极。邵逸夫的离世,也让这些成名于将近半世纪之前的大明星重获关注。一番归拢聚合之后,只见女星风情万种各有其美、男星大义大勇阳刚威猛,令网友纷纷表示惊艳,足见熠熠星辉的穿透力之强。

  影史钩沉

  邵氏后来居上

  独步香港影坛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香港电影并不是只有邵氏兄弟一家,邵氏的最大竞争对手是电懋公司,还有长城、凤凰、新联。其中,电懋老板陆运涛不仅财力雄厚,而且品味颇高,可以动用庞大的人力、物力与邵氏竞争。不过,最后邵氏后来居上,成为引领者。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香港电影研究者王海洲认为,邵氏“上位”的一个原因是明星队伍庞大、影城建设颇有规模,第二个原因是邵氏看家片种古装宫闱片、黄梅调歌谣片的成功,令邵氏名利双收。《红楼梦》、《梁山伯与祝英台》等开香港黄梅调电影风气之先,也留下了乐蒂、林黛、凌波等华人巨星的银幕倩影。乐蒂主演的《倩女幽魂》,林黛主演的《江山美人》、《不了情》,都成为影史上的经典。

  另外,1964年6月20日电懋董事长陆运涛遭遇空难去世,对电懋公司造成致命打击,明星、导演纷纷流失,部分甚至投奔了邵氏公司,令香港影业的格局转变成邵氏独步天下的局面。

  男星扭转书生奶油气

  开启大义大勇阳刚之美

  上世纪60年代末,香港影坛一直是女星的天下,直到张彻、胡金铨开启功夫片、武侠片潮流,才逐渐扭转了局面。

  张彻将当时影坛上歌舞升平、女星当道的局面视为不正常,他倡导银幕上应该塑造以阳刚为美的男性世界。因此,邵氏在各大报章刊登广告,以英俊健美为标准招考电影男主角与男配角,发掘出王羽等新一代男星。

  王羽、姜大卫、狄龙这些当红一时的小生,男子气概都颇为浓重,但又各有区别。张彻认为,如果以京戏武生来比喻,姜大卫是“短打”,带有叛逆气质,狄龙是“长靠”,看起来比较正派。在张彻看来,两人一活一稳,在《报仇》、《刺马》等片中的配合可谓相得益彰。而走小子路线的傅声,在资深电影人列孚看来,长相气质比较可爱一点。

  与邵氏影片早前那些带有黄梅调风韵、奶油书生气息很重的男主角相比,这些新一代男星的银幕形象均是大义大勇的好汉。当年邵氏代表作《独臂刀》,就塑造了这样一个好汉,片中王羽扮演的角色既有在逆境中苦练有成的“大勇”,也有在临危中救下师傅和同门的“大义”。在《大刺客》中,张彻又为男主角加入了孝心这一面。在电影人列孚看来,这些传统和精神一直被香港电影传承下去,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吴宇森、梁朝伟合作的《喋血街头》以及21世纪的《无间道》均受到其影响和感染。

  如果说《江山美人》、《梁山伯与祝英台》等黄梅调电影成功勾起了海外华人游子的故国情怀,那么张彻、胡金铨拍摄的功夫片、武侠片则为观众开启了另一个传奇的中国世界。著名导演李安曾在电视节目中表示,正是这些影片让他建立中国人身份的认同:“身份建构的过程中,胡金铨、李翰祥的电影,电视上、书本里的知识都发挥了作用。这如同做梦一样,它们传达的东西很抽象,你未必理解每一样东西,但是作为中国历史的一部分已经进入你的血液。我认为胡金铨的武侠电影和现在的功夫片不同,他讲述的是剑侠精神,不是打斗,现在的功夫电影只有打斗。胡金铨的风格与中国历史有关,他用剑侠的世界讲述抽象的中国文化,引导你进入一个传奇的、如画的中国世界。”

  新闻链接

  《恶战》致敬邵氏经典《马永贞》

  本报讯(记者黄岸、程雪超)由王晶监制,黄精甫执导,安志杰、伍允龙、洪金宝等动作巨星主演的新派功夫格斗电影《恶战》前天在京举行首映礼,昨天又到广州宣传造势。该片翻拍自邵氏经典动作片《马永贞》,“真功夫”为卖点,由“天下第一武指”袁和平担任动作设计,新生代武打明星安志杰、伍允龙在戏中上演多场硬桥硬马的功夫戏。影片将于1月10日上映。

  影片讲述到上海谋生的马永贞(伍允龙饰)与上海滩霸主龙七(安志杰饰),两个怀揣梦想的年轻人历经患难后结成生死兄弟的故事。

  女星各美其美

  林黛:杏眼之美

  林黛粗眉大眼、直鼻丰唇,蓬松的包包头,从今天的角度看来并不精致,但她胜在双眸摄人心魂,回眸一笑百媚生,扮相古今皆宜。导演李翰祥在回忆文章中这样描述林黛:“奥黛莉赫本式短发,圆圆的脸,两只大而有神的眼睛,嘴角上翘,笑得好不迷人。”

  正是这双眼睛为林黛带来运气:她年轻时摄影师为她拍了一辑照片,其中一张放大摆在照相馆橱窗内,被星探看中,随后成为演员。在进入邵氏前,林黛已凭《翠翠》等片走红,成为当时两大电影公司电懋和邵氏的争夺对象。她到邵氏之后,公司投了大成本拍摄《江山美人》和《貂蝉》等片,并让她出演《千娇百媚》、《不了情》等时装片。其中,精工细作的《江山美人》一炮打响。有评论认为,林黛以独特的表演、深邃的戏剧修养,将《江山美人》中的李凤演绎得楚楚动人、荡气回肠。

  另外,《金莲花》、《貂蝉》、《千娇百媚》及《不了情》几部电影令林黛四度蝉联亚洲影展影后,风头一时无两。

  乐蒂:古典之美

  王祖贤版的《倩女幽魂》家喻户晓。但“小倩”的银幕鼻祖却是邵氏女星乐蒂,她在1960由李翰祥执导的《倩女幽魂》中塑造的小倩大获好评。

  乐蒂的外形具有古典美,当时报章赞她“清秀美丽得像人间仙子”,称她为“微笑的花朵”,大方而美丽。1958年,乐蒂进入邵氏,获导演李翰祥赏识合作《妙手回春》,其后拍摄的《儿女英雄传》同时成为香港及台湾的年度十大卖座电影,片中的乐蒂被指青春内涵、蓄势待放。她的代表作《倩女幽魂》在参加法国戛纳电影节时轰动一时。同年乐蒂出演《红楼梦》,其中黛玉葬花的戏中戏,为她赢得“古典美人”的称号。有评论指出,乐蒂扮演的林黛玉的意态是“娴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迎风”,为该片灌溉了灵魂。林青霞与张艾嘉都演过《红楼梦》,但说到味道还是乐蒂的版本更令人回味。

  此外,乐蒂在《梁山伯与祝英台》中演祝英台,该片被视为黄梅调电影的经典作品。

  凌波:反串之美

  提到邵氏的黄梅调电影,不能不提凌波,因为她是令邵氏黄梅调电影走向巅峰的功臣之一,特别是她的反串魅力。凌波于1961年进入邵氏,开始演出国语片,并幕后代唱《凤还巢》、《红楼梦》等多部黄梅调电影。因在《红楼梦》中幕后代唱贾宝玉,凌波受李翰祥导演赏识,出演了《梁山伯与祝英台》,她反串的梁山伯扮相俊秀,木讷的书生气惟妙惟肖。该片令她一举成名,并荣获金马奖最佳演员特别奖。原因是她反串男主角,评审不知该颁给她男主角奖还是女主角奖,因而巧立名目,鼓励她的演技。

  李菁:清新之美

  李菁自小爱好电影,不顾父母反对坚决投考邵氏南国实验剧团。她虽然个子不高,身材略嫌丰腴,但活泼伶俐、慧黠可人。最初她被邵氏定位为古装型演员,让她接连在《血手印》、《宝莲灯》中任配角,《鱼美人》是她担任女主角的第一部电影。1965年5月李菁以此片获得亚洲影展影后,此后声势一路上升。

  《西厢记》中李菁扮演的红娘虽是丫鬟,但戏份不比莺莺弱。她当红时,声望直逼凌波,两人各自拥有大批的“波迷”与“菁迷”。

  方盈:娇俏之美

  邵氏七仙女之一的方盈出身平凡,但星运奇佳,1962年她考进邵氏的南国实验剧团,很快就拍了《七仙女》和《双凤奇缘》等片。没过几年邵氏拍《西厢记》时,她又凭借观众投票最多的优势,一举干掉李菁和凌波两位影后饰演女主角崔莺莺。

  方盈,五官靓丽,双腿修长,加上乌溜溜的双眼,十足的美人胚子。因此,拍摄《七仙女》时她被邵逸夫圈定为影城天字第一号古典美人。胡金铨也称她美得令人陶醉,足以媲美乐蒂、夏梦。

  命运多舛

  林黛、乐蒂红颜早逝

  尽管不少邵氏女星风华绝代、红极一时,但是命运多舛,有的自杀身亡,有的销声匿迹,这也让不少影迷倍感唏嘘。

  乐蒂1962年1月31日与陈厚结婚,邵氏旗下两大红星的婚礼轰动一时。但两人于5年后宣告离婚。1968年,乐蒂被发现于九龙界限街住所内昏迷,送至医院已返魂乏术,年仅31岁,死因一直是个谜。

  经常出演悲剧角色的林黛,在现实中也染上红颜早逝的悲剧色彩。李翰祥说,林黛心地忠厚,对人热心诚恳,一点也没有大明星架子,可惜性子太火爆,时常发脾气。据他所知,林黛一共自杀三次,有一次居然是为了事业而赌气。事不过三,1964年7月17日,林黛被发现在香港大坑道寓所开煤气及吃药自杀身亡,终年29岁。

  上世纪70年代末,与李菁拍拖10年的男友逝世,受此打击,李菁逐渐减少拍戏数量。1983年因母亲不幸病逝,李菁在同年宣布淡出电影圈。

  另一女星邢慧的结局也很凄凉:因各种原因患上精神病后,邢慧在洛杉矶家中用斧子砍死母亲。不过,法庭最后不予采信她的精神病这个因素,邢慧被判入狱11年。2007年出狱后,身体状况欠佳,精神状况也不好,不久之后去世。

  业内点评

  香港资深影人列孚:

  她们的美很不一样

  香港资深电影人列孚曾在邵氏公司工作,曾任《南国电影》杂志编辑。昨日列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邵氏年代的女星的美,与今天的女明星的美很不一样。她们靠作品说话,靠观众一人一票选出来,凭借的是自身的美丽和魅力,而不是靠绯闻炒作。列孚表示,当时没有八卦周刊,连报纸都没有娱乐版,电影杂志是为数不多的媒体之一,杂志封面通常是明星照片,谁上封面次数最多,证明谁最红,标准非常清楚。

  在列孚看来,当年能否从多如牛毛的演员中脱颖而出成为大明星,除了外貌之外,还得看有没有代表性电影作品的烘托。比如凌波在《梁山伯与祝英台》中反串梁山伯“人靓歌甜”,演唱的黄梅调朗朗上口,加上制作精良,想不红都难。

  在列孚看来,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审美标准,能够走红的邵氏女星,也有生逢其时的因素起作用。当年评价女星的流行标准是沉鱼落雁之美,而不是靠性感取胜。有“古典美人”之誉的乐蒂,美得如工笔仕女一样,无论现代扮相还是古装扮相,均能征服一批又一批电影观众。

  另外,那个年代女星的美颇具独特性,列孚认为,最典型的莫过于长了一张圆脸的林黛:“她长得很有特点,就与钟楚红一样,只要你拥有了星味、气场,其实外形轮廓并不那么重要。”

  星八客

  艳绝八方

  难以复制

  香港娱乐业大亨邵逸夫的107载传奇人生落幕。往昔那些艳绝八方的邵氏女星,再度成为美谈。

  上世纪60年代,邵氏电影捧红了一大拨女星,也正是她们擦亮了邵氏的金字招牌。

  邵氏女星,各有其美。乐蒂,没得挑的标准美人,让人不敢直视;林黛,那张银盘大脸,搁在锥子脸满天飞的今天,是万万红不起来的,不过一双杏眼却成就了她无与伦比的明艳;凌波虽算不上漂亮,但经常反串男生的她自有一种潇洒风神……

  邵逸夫的审美独特、到位。那个年代,整容还不像现在这么风行,即使整容,也不至于大动干戈。而且,那个年代赋予的这些美丽女星的风情也是不可复制的。

  很长一段时间,香港影坛都是这些美丽女子的天下,直到张彻开启武侠潮流才扭转局面。

  这些美丽的容颜,而今都已经蒙上岁月的云烟。但是,她们的美丽、风情,已经永远地镌刻在了电影史上。 (张素芹)

  《再见,在也不见》还让杨祐宁重逢另一位老朋友——歌坛天后孙燕姿。早在2000年,还是新人的杨祐宁就主演了孙燕姿《开始懂了》MV,2001年又主演了孙燕姿另一首歌《风筝》的MV。之后,杨祐宁演艺事业飞速推进,孙燕姿近年结婚生子进入人生新阶段,双方未有机会再合作。《再见,在也不见》的北京首映礼上,孙燕姿作为影片的主题歌《在,也不见》的演唱者惊喜现身燃爆全场,也让杨祐宁大叹奇妙。

  然而,谎话还不止如此。和夫人交往的时候,明明自己家是20坪却吹牛说是35坪。某一天下定决心说了实话,结果夫人却说“也不是说大就好嘛”一点都不介意。

  照片中可看出小沈阳手臂上被烫了两个大包,已经成为疤。但小沈阳并不在意,他转发妻子微博,还安慰道:“老婆千万别太内疚,再说了真不疼就是看着难受!为了吃的让别人笑话。再说了哪个男子汉大豆腐不受点伤呀,好了别哭了啊来亲一个。”

  于是,当大张伟系上围裙开始挑战厨神队友黄妈的拿手菜“酸菜鱼”时,现场所有人都为他捏了一把汗。果不其然,从选食材开始,大张伟已经陷入慌乱:包菜酸菜不分、大葱蒜苗难辨,更别提各种长得几乎一样的鱼类了。然而,这还只是序曲,真正的“厨房灾难”在大张伟正式做菜时才开始爆发!只见大张伟胡乱用刀背在鱼身上一顿乱刮,鱼鳞没见刮干净,倒成给鱼“刮痧”了。冲洗砧板怕鱼乱跳,大张伟索性把鱼夹到了腋下,被众人调侃成了新款手包!烹饪时间过半,鱼儿还在砧板上活蹦乱跳,何老师也不由得大声提醒“时间已经过去一半,大张伟的鱼还活着呢!”

标签:邵氏明星穿透半世纪尘埃 林黛乐蒂领衔风华绝代

责任编辑:牛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