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综合 >  > 正文

环球时报:卡斯特罗躲638次暗杀,愿杜特尔特好运

2018年01月18日 07:00   官网:青岛富凯节能服务有限公司   来源:网络转载

  环球时报:卡斯特罗躲638次暗杀,愿杜特尔特好运,“我的意思是,如果恩比德能保持健康,我不会说他具有改变时代的能力,”斯卡拉布莱恩说道,“我想说的是,我认为他能统治世界。如果他能健康,联盟其他球队很难真正对付他。”

  原标题:社评:袭击者扑空,杜特尔特好运高照

  作者:环球时报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预定30日前往菲律宾南部省份视察,负责先导的总统府卫队车队29日遭到炸弹袭击,导致9人受伤。杜特尔特本人当时未在车队内,躲过了此劫。

  由于杜特尔特上任以来推行“爱之者众,恨之者亦多”的内外政策,29日的袭击让国际舆论整体上激灵了一下。尽管多数分析认为,这次袭击是菲南部某个伊斯兰极端组织所为的可能性最大,而那些极端组织与菲政府长期为敌,但是总统府卫队被重重打了这么一巴掌,还是让人看到杜特尔特所面临的特殊凶险。

  在反叛武装、贩毒集团、地方豪门势力都能掀起风浪的菲律宾,政治人物要想安全,通常需把谨慎当成座右铭之一。但是杜特尔特却内拿最凶狠残暴的贩毒集团开刀,外朝“老大哥”美国的屁股毫不客气地连踹好几脚,他的个人风险已经成了人们对菲律宾局势做评估预测的要素之一。

  很显然,菲律宾当下政治面貌与杜特尔特个人的关系比以往菲局势同当时总统的关系都咬得更紧,因此,从政治规律上说,“除掉”杜特尔特的诱惑可能更大,干这么一票的政治效果会更彻底。

  杜特尔特自己曾在9月底的时候说过,“他们说(美国)中央情报局计划刺杀我”,就在前天他又说美国要把他“投入国际刑事法庭”,这些都有多少根据,人们不得而知,但是在逻辑上,它们似乎有某种“自洽性”。

  人们或许可以说,老杜的命是最近几届菲律宾总统“最值钱的一条命”。

  无论29日是谁袭击了杜特尔特总统府车队,以及袭击者就是冲着杜特尔特的生命而来,还是他们“见到官府的车队就打”,事后一定有不少人和力量为这次袭击“白搞了”而感到遗憾。同时也会有很多人为杜特尔特总统的安全捏一把汗。在菲律宾做一名锐意改革的总统看来真是不容易,它是地地道道“玩命”的活儿。

  杜特尔特在菲国内得罪了一些人,但他真的给那个“毒品之国”带来了改变。他干的事比当年戈尔巴乔夫在苏联禁酒使出的力气和一刀捅进去的深度,都更震撼。

  在国际上,杜特尔特直接让华盛顿、东京甚至包括堪培拉、新加坡都失望了,但他为南海重新恢复和平、团结的氛围做出了贡献,并且帮助菲律宾渔民重新回到黄岩岛附近捕鱼。最重要的是,他不是顺水推舟做这件事,而是给南海局势怎么走生生扳了一次道岔,让一些算计好了来南海搅浑水的力量大跌眼镜,大惊失色。

  或许是因为他70岁了,豁得出去。换一个“中青年”当菲律宾总统,大概还真没这个胆子。

  老杜在当今各国领导人中,算得上是坐在风口浪尖上最出风头、也最需担当的之一了。这样的领导人,珍重自己的安全十分重要。他这次去菲南部之前曾表示,一旦他遭遇不测,副总统会履行总统工作。这样想可不行啊,老杜需要平安,菲律宾无数底层民众还指着他呢。而菲律宾民众的利益,与东亚很多国家的利益是一致的。

  古巴革命领袖卡斯特罗领导国家几十年,躲过638次暗杀,高龄90岁时得以善终。相信老杜也是粗中有细之人,但愿他好运高照,总能逢凶化吉,让诅咒他的势力一直奈何他不得。

  据台湾媒体4月29日报道,已故流行音乐天后惠特尼-休斯顿之女芭比克莉丝汀娜布朗去年过世,日前解剖报告出炉,死因是体内的药物、溺水与缺氧缺水性脑病变引发的肺炎,当时男友尼克高登被指出涉有重嫌,但因无证据没被起诉,未料他近日却频上节目爆料,被斥责是消费死者。

  不要只是坐直,而是要紧缩核心,达到最佳的姿态。当腹部是松的而下背是紧绷的,在脊椎上会囤积极大的曲线,影响着骨盆的位置及全身的状态。维持良好的姿势十分重要,可以保持你的关节、骨题及肌肉,降低受伤的风险。

  此次入选巴西国奥队,奥古斯托是顶替受伤的拜仁慕尼黑球员道格拉斯·科斯塔。今年,奥古斯托已经代表巴西国家队参加了世界杯预选赛和美洲杯。与之前不同的是,此番征战奥运会的奥古斯托将缺战中超长达近一个月的时间。

  舰队街披露,利物浦击败了埃弗顿和热刺,签下了克里奇,他的转会费为1500万英镑。考虑到克里奇年仅19岁,即便是来到安菲尔德,也只是替补球员;与此同时,利物浦还打算再签一名球员,以加强左后卫;众所周知,利物浦原本主力左后卫是莫雷诺,但西班牙球员防守能力太差,克洛普无奈让米尔纳客串这一位置。当然,让米尔纳客串左后卫并不是长久之计,想彻底解决这个隐患,必须收购强援才行,在错失了赫尔托后,据传利物浦盯上了莱斯特城主力左后卫富克斯。

标签:环球时报:卡斯特罗躲638次暗杀,愿杜特尔特好运

责任编辑:邵文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