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综合 >  > 正文

刘洛妍:是谁设置了强制捐款中的“硬指标”

2018年01月19日 09:00   官网:青岛富凯节能服务有限公司   来源:网络转载

  刘洛妍:是谁设置了强制捐款中的“硬指标”,黄志忠、李乃文、柯蓝、刘琳、王鑫、梁大维主演的电视剧《金水桥边》正在北京、贵州卫视播出。该剧以新中国成立三十年来的历史变迁为大背景,将第一代警察破案反敌特作为主线,同时还悉心刻画了一所小院子里各阶层人民的众生相。随着剧情时代感增强,该剧的收视也节节高走,而黄志忠所饰演的警探钱有根再次与重返警察队伍擦身而过,何时梦圆?引人期待。

刘洛妍:是谁设置了强制捐款中的“硬指标”

2014年08月18日14:31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分享到...

  • 分享到人人分享到人人
  • 分享到QQ空间分享到QQ空间
原标题:刘洛妍:是谁设置了强制捐款中的“硬指标”

  作者 刘洛妍

  正科级6000元,正股(副股)级3000元,合同工2000元……这不是发奖金,而是东莞市大朗镇教育募捐活动的“捐款参考标准”。这个由东莞市大朗镇教育局发起的慈善募捐,自本月8日开展以来遭到了来自镇政府基层公务员的“吐槽”——教育募捐竟设“最低消费”?(8月18日新华网)

  据了解,这次募捐活动,是大朗镇教育局以迎接9月教师节为由头而举办的。本月8日的启动仪式过后,该局向全镇各机关单位、村委、企业发放了倡议书,相关电视宣传片也通过大朗镇级媒体播报,一时街知巷闻。

  据一名不愿具名的公务员称,他所在的单位下发了一份教育募捐表格,上面注明了“标准”——在编人员最低捐款金额是2000元!

  谈到捐款,一般都是自愿行为,根据自身的经济状况,自愿选择捐多少。而且不管是捐多少都表达了自己的一番心意,都有捐款者的爱心。但是用“募捐表格”来硬性规定捐款多少,这种被动形式的捐款已然变味,多少会引起人们的反感。

  此次,东莞市大朗镇教育局用“募捐表格”来硬性规定捐款多少,爱心捐助竟设“最低消费”?对此,被推上舆论风口浪尖的大朗镇教育局称,“标准”确实有,但只是“参考标准”而非“执行标准”,实际操作时“一切还是以自愿为原则”……

  在民主与法制已经深入人心的今天,居然还有这样的政府官员,其管理思维、执政理念,依然停留在权力无限、唯我独尊的落后境界,实在是令人目瞪口呆。

  其实,捐款根本不用如此硬性规定,只要有天灾人祸,人们都会行动起来,进行捐款的。如果非要硬性规定,定硬性指标才能获得捐款,这究竟说明了什么问题?想必,用这样的方式进行劝捐,势必会让我们的慈善事业走向歧途。

  笔者认为,东莞市大朗镇教育局用“募捐表格”来硬性规定捐款多少,更是设“最低消费”的行为实际是在滥用公权,是政府管理者法制意识的淡薄和权力观念的扭曲,其造成的恶劣影响更会有损党和政府的信誉。试问,这样的后果究竟为了哪般?

(来源:齐鲁网

  无论在《星动亚洲》还是在《音乐大师课》中,古巨基都以护犊子老师的形象爱护自己的学员,并且传授给学员自己的音乐技巧,和学员形成亦师亦友的关系。而古巨基在接下来的节目中,又将带给我们什么样的惊喜和感动,让我们拭目以待。

  然而,在一开始的剧情中,铁豹的形象并不如这般神勇。他以一个带着满满痞气、为生计所迫的大柳庄的后生形象登场,带领着一些村民将战场上捡来的“洋落儿”进行贩卖,以维持生计。铁豹刚一出场,就有观众表达了自己的质疑:“这样一个充满着市井小人物气息的人最后真的能走上抗日救国之路吗?”但是随着剧情的发展,铁豹亲眼目睹日军屠杀大柳庄116口人,国恨家仇迫使铁豹等人走上抗日道路。观众也开始渐渐认可了这个草根大英雄。有网友留言:“看着铁豹从一个生意人转变成一位智勇双全的抗日战将,我的心也跟着他起起伏伏,林继东简直演活了这个痞子英雄。”

  ABC电视网当晚总体收视略有下滑。具体看来,《美国家庭滑稽录像带》(AmericasFunniestHomeVideos)收视率回落0.1(1.2,526万);《童话归来》(OnceUponATime)新集收视率下跌0.1(1.1,375万);已经被取消的春季新剧《罪恶之家》(TheFamily)收视率也下跌了0.1(0.7,256万);秋季新剧《黑白同行》(Quantico)收视率也跟着下滑了0.1(0.9,348万)。

  一位日本人说,最喜欢的第一名是纱仓真菜(纱仓まな),因为很多AV女优都是长头发,但是她是短头发,所以觉得蛮特别的,第二名就是苍井空(苍井そら),因为她是第一个成功到国外发展的AV女优,第三名是原本是AKB48成员的中西里菜(なかにしりな),现在改名成AV界的山口理子(やまぐちりこ),第四名则是台湾人最喜欢的波多野结衣,而第五名是吉泽明步,因为喜欢性感路线的女优。

标签:刘洛妍:是谁设置了强制捐款中的“硬指标”

责任编辑:岳慧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