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综合 >  > 正文

菲律宾到底下了多少本儿 买来这一纸非法裁决

2018年01月20日 11:00   官网:青岛富凯节能服务有限公司   来源:网络转载

  菲律宾到底下了多少本儿 买来这一纸非法裁决,由大唐辉煌出品,著名导演刘飚执导,薛晓路、王越、张高兴编剧,汇集了蒋雯丽、许亚军、蒋欣、王耀庆、龙一仪、程怡、王浩钧等实力颜值人气演员,讲述中年人在情感危机时相互拯救与自我救赎的都市情感剧《守婚如玉》,正在全国多家地面频道热播。实力演员龙一仪在剧中变身救死扶伤的眼科医生张敏,上演白衣制服魅力。

  016年7月12日,是国人应该铭记的日子。

  当天下午17时,所谓南海仲裁案结果出炉。大家已经知道,在违背国际法的前提下,菲律宾共和国阿基诺三世政府单方面提起仲裁。对此,中方发表严正声明,称仲裁庭没有管辖权,对于裁决结果中国不接受、不承认。

  政知局注意到,2个小时后,新闻联播用16分钟聚焦南海仲裁案。13日上午,国新办发布《中国坚持通过谈判解决中国与菲律宾在南海的有关争议》白皮书。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出席并回答提问,也进一步揭开了非法仲裁庭的真实面目。

  结合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的解读,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认为很有必要向大家起底一下,这个做出非法裁决、让人大跌眼镜的“临时仲裁庭”。

  国际法院VS常设仲裁法院

  没关系,但都是海牙和平宫“租客”

  很多人把在同一地址办公的南海仲裁庭和海牙国际法院搞混了,结果,联合国在“躺枪”后迅速回应。

  今天早晨10:45,联合国在官微发文称,国际法院是联合国主要司法机关,常设仲裁法院和联合国没有任何关系。随后,一位网友针对联合国的澄清写道:“三甲医院里外包出去的莆田系”。联合国官微也进行了转载。

  长期跑国际口的政知君想说的是,转发一个普通网友的评论,联合国的这一行为还真是很“反常”。

  常设仲裁法院VS非法仲裁庭

  提供秘书服务与假借名义

  可能有人会问,联合国澄清了国际法院和常设冲裁法院的关系,那么常设仲裁法院和南海仲裁庭又有什么关系?

  基本就在同一时间,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在国新办回答了这一问题。他讲得很清楚:“这个仲裁庭不是国际法庭,与位于海牙联合国系统的国际法院毫无关系,与位于汉堡的国际海洋法法庭有一定关系,但不是海洋法法庭一部分。与位于海牙的常设仲裁法院(PCA)也不是一个系统的,有点关系,为什么呢?因为常设仲裁法院为仲裁庭提供了秘书服务,仅此而已。这个仲裁庭在庭审的时候使用了常设仲裁法院的大厅,仅此而已。仲裁庭绝不是国际法庭,这一点请大家一定要注意。”

  政知君发现,南海非法仲裁庭发布的新闻稿件都是常设仲裁法院的抬头,其地址也是常设仲裁法院在海牙和平宫的官方地址。既然两者关系不大,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呢?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专家王翰灵接受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采访时表示,南海仲裁庭和常设仲裁法院的确没有关系,仲裁庭只是用常设仲裁法院和平宫的场地,用它的秘书处。这就好比大兴农户将西瓜拿到农展馆去展览,大兴同农展馆签一个星期合同,一个星期展完后,大兴农户就和农展馆就没关系了。

  “菲律宾故意利用常设仲裁法院的名义,裁决书也是用它的抬头,所以这具有欺骗性。这是一个阴谋,菲律宾让人产生一个印象是常设仲裁法院审中国。外媒也很清楚,但是也用PCA作为裁决结果的主体机构。”王翰灵分析称。

  常设仲裁法院于1900年成立,成为第一个普遍性的国际司法机构。目前该法院有113个成员国,中国是最早的成员国之一。刘振民也是常设仲裁法院的仲裁员。有些网友错把这次临时成立的非法仲裁庭和具有百年历史的常设仲裁法院混为一谈。

  非法仲裁庭提供有偿服务

  法官挣了菲律宾的钱

  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提到,国际法院的法官、海洋法法庭的法官,他们的酬金、薪水是由联合国支付的,目的是保证他们的独立性、公正性。而(非法仲裁庭)这五名法官是挣钱的,挣的是菲律宾的钱,可能还有别人给他们的钱,不清楚,他们是有偿服务的。

  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附件七,除非仲裁法庭因案情特殊而另有决定,法庭的开支,包括仲裁员的报酬,应由争端各方平均分担。菲律宾不顾中方不接受的明确立场,一意孤行地单方面推动仲裁程序的进行。受访专家王翰灵直言这就是“菲律宾自己拿钱去买裁决书”。

  说到这,大家明白刘振民所说的有偿服务是怎么回事了吧!而且政知君提醒大家注意的是,刘振民说的是法官报酬的来源,而不是正常的诉讼费。一个法官从原告、被告处拿薪水,怎么还能公正呢?

  该案裁决后,2014年3月3日,常设仲裁法院代表仲裁庭发文要求仲裁案双方缴纳费用。3月11日,常设仲裁法院确认收到了荷兰的15万欧元费用。两个月后的5月13日,常设仲裁法院表示还未收到俄罗斯方面的费用。

荷兰交过的钱荷兰交过的钱

  2014年5月27日,荷兰将俄罗斯的那部分费用一并缴纳了,又向常设仲裁法院缴纳了15万欧元。就是说,单方面提起诉讼的荷兰那次一共向常设仲裁法院缴纳了30万欧元的费用。

  裁决有约束力吗?

  强制仲裁程序很难取得成功

  刘振民表示,这个仲裁庭的表现证明,强制仲裁程序很难取得成功,这个仲裁庭是失败的。这样的仲裁庭做出的裁决能有效吗?能有公信力吗?它能做到公正吗?有的国家说,这个裁决是有约束力的,有关当事方要执行,这是骗人的鬼话。

  自1994年以来,除一起案件之外,常设仲裁法院作为“秘书处”,几乎承办了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附件七组建的仲裁庭的所有案件。常设仲裁法院官网显示,仲裁庭已经管辖了12起案子。这是什么概念?这样的仲裁庭22年,才有12个案源,也包括菲律宾此次强制推行的南海仲裁案。这是其一。

  其二,看看他们仲裁过什么案子。就拿前面说的那起荷兰和俄罗斯的案子来说一说。

判过的案子判过的案子

  2013年9月18日,为抗议俄罗斯在北极开采石油,30名绿色和平组织成员乘坐“北极日出号”(又名“极地曙光号”)破冰船前往伯朝拉海,试图登上俄罗斯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的钻井平台,俄罗斯随即对该船舶采取了登临检查的执法措施,并将“北极日出号”拖到科拉湾,逮捕和扣押了船上人员和船支,依据俄罗斯国内法以流氓罪对船上人员提起诉讼。

  当时荷兰分别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15部分第2节的规定以及《公约》附件七提起强制仲裁。对于荷兰提起的两起仲裁案,俄罗斯均以不接受管辖、不出庭应诉、不执行裁定的强硬态度回应。

  俄罗斯拒绝接受仲裁庭管辖的决定,是基于其1997年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时按《公约》第298条的规定作出的排除性声明。该声明将涉及行使主权权利或管辖权的执法活动的争端排除在公约规定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之外。另外,根据《公约》第295条的规定,缔约国间关于《公约》的解释或适用的任何争端,必须在用尽当地救济办法后,才可提交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说了这么多,目前政知君关心的是,菲律宾怎么跟这个非法的临时仲裁庭结账,也要付约合200多万人民币的费用吗?如果是这样,这一纸裁决听起来可真心够贵的。当然,也许付出的钱远比这个多。

  6月19日晚,第19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闭幕,刘烨凭借电影《追凶者也》勇夺最佳男演员奖。去年第18届上海电影节,曹保平导演的《烈日灼心》让邓超、郭涛、段奕宏联手“封帝”,今年又是曹导的《追凶者也》让刘烨摘下金爵奖影帝桂冠。最佳影片由《德兰》获得,刘杰导演的这部影片故事设定在1984年,讲述了当时的一个汉人进入藏人族群里,被当时生活的文化习惯震撼的经历。日本影片《团地》让藤山直美拿下最佳女演员,芬兰导演安提-乔金恩凭《恶之花》获最佳导演奖,意大利影片《德州见》揽评委会大奖。而郭达明《皮绳上的魂》斩获最佳摄影奖。

  作为一部改编自传奇武侠小说《三侠五义》的全新武侠剧,《五鼠闹东京》已不再是严格意义上的民间传奇,不仅勇敢丢掉传统武侠价值观中呆滞沉重的部分,风格上清新明丽;在剧情结构、人物关系、形象设计方面,也放弃了令人压抑的陈腐味道,亮点频出的内容改编与当下年轻观众的审美口味不谋而合。

  首先登场的从今年到2020年期间,DC漫画改编电影《神奇女侠》、《海王》、《正义联盟》、《X特遣队》、新《蝙蝠侠》(又称自杀小队)的诸位导演。其中,很小只的《海王》导演温子仁(JamesWan)站在高大的新《蝙蝠侠》系列导演本-阿弗莱克(BenAffleck)身边,形成很萌的身高差。温子仁表示自己多次来漫展却从未进入过HallH,感受粉丝的热情让他激动地直飙脏话。他说:“《海王》里我也加入了擅长的恐怖元素,让这个海下世界更加深不可测。”主持人柯南又搭茬说“你加油,我们可不想只看到很多鱼和虾!”

  事实上,唐德影视与范冰冰颇有渊源。2007年,范冰冰与华谊兄弟合约到期后,自组团队成立了经纪公司“范冰冰工作室”。此后的几年里,范冰冰主演的《胭脂雪》、《金大班》等影视项目都不乏唐德影视的影子。

标签:菲律宾到底下了多少本儿 买来这一纸非法裁决

责任编辑:井上奈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