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综合 >  > 正文

郭晓东娄烨六擒金马归来 对电影坚持我们相爱相杀

2018年01月23日 12:00   官网:青岛富凯节能服务有限公司   来源:网络转载

  郭晓东娄烨六擒金马归来 对电影坚持我们相爱相杀,女足在四进一决赛中以一球之差淘汰,比起中国男足她们已经做到了最好;而男篮在小组赛中遭遇五连败,对于这样的战绩这不仅仅是反思的问题了,更多的是找出问题的原因,并付出实际行动,但不管怎样比男足好就是了,中国男足在奥运会预选赛上就被淘汰了,泱泱大国实在是让人不为之“动容”!

原标题:郭晓东 娄烨 对电影坚持我们相爱相杀

  上周五,由娄烨执导的《推拿》在全国公映。该片刚刚在今年的金马奖斩获6项大奖,包括分量最重的最佳剧情片奖。回到内地的第一站,娄烨就带着《推拿》主演之一的郭晓东做客京华茶馆。有意思的是,郭晓东一落座就“控诉”娄烨,但又无奈地表示娄烨太牛了,自己对他真是“没脾气”,最后他用一句总结:“我对他真是又爱又恨!”而同场做客的娄烨听到他的“控诉”,也只是在一旁憨笑。

  哥俩好得比蜜甜

  印象中,有好几位演员在做客京华茶馆的时候,透露过自己最想合作的导演是娄烨。我开玩笑地建议说:“娄导,为了满足大家的愿望,你接下来是不是可以考虑拍一部群星荟萃的贺岁片?让每个喜欢你的演员都有出镜的机会。”娄烨乐呵呵地表示“这主意不错”,郭晓东急忙投出反对票:“娄烨,你要坚持你的原则,商业片咱慎重。”

  金马奖当晚,陈建斌获奖后与爱妻蒋勤勤深情拥吻成焦点,而娄烨团队里的秦昊牵着伊能静,摄影曾剑身边伴着妻子梅婷,相比之下,娄烨则是格外低调。拍照时提及此事,郭晓东一把搂过娄烨的肩膀笑称:“下次再拿奖,我冲上去吻你!”

  □郭晓东

  遗憾

  原本我是男一号

  娄烨率《推拿》剧组去台北领取金马奖时,郭晓东正在北京拍摄新剧,在京华茶馆是两人近来的第一次见面。一落座郭晓东就打趣说:“当时晚上10点多了,我还在拍戏,听到说已经6个奖了,太高兴了。不过那么多匹马,牵得回来吗你?”

  不过随后他就开始“吐槽”娄烨了:“我必须得找他问问,我意见太大了!当然他也知道我对他有意见。”

  原来,郭晓东饰演的王大夫在小说里戏份充足,性格饱满,很多时候,王大夫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甚至于有了他的存在,才让整个故事更加厚重,信息量更丰富。“当时我看完小说,最想演的就是这个王大夫,然后娄烨就打来电话,让我演的竟然就是王大夫。”

  不过郭晓东最初拿到的剧本与小说相似,王大夫的戏份很重,称男一号也不为过。但今年2月,当郭晓东在柏林电影节上看完片之后,却发现过多的剪辑使这个人物的一些行为动机变得不那么明确,甚至,有的场景曲解了王大夫的动机。“比如有一场他自残的戏,因为有太多信息量在前面堆积,所以我看到电影里的这个王大夫一点也不痛快,中间省略了好多细节。从电影看上去,很突兀。”但是柏林行程匆匆,郭晓东一直没有机会听娄烨的解释。

  采访中,娄烨第一次就郭晓东的疑问进行了当面回应,他认为其实给予这个人物的戏份不少,尤其是自残那场戏,对人物的动机也做了充分考虑。“小说给出的促成王大夫自残的原因有3个,逐步累积,使人觉得他理由充分。但因为电影只有两个小时,为了方便观众理解,我们又特意增加了一条,就是小马和小孔的私情,这也是压倒王大夫的最后一根稻草。”

  得到解释的郭晓东释然不少,他一边笑一边无奈地摇头:“我啊,对娄烨一点脾气没有,我对他真是又爱又恨。”

  不舍

  文艺片是我的养分

  相比戏外,娄烨对郭晓东的主要“折磨”还是戏内。《推拿》中,郭晓东饰演的王大夫有一场自残戏,一说起这个他又愤愤不平:“那场戏拍得非常艰难,整整拍了3天,化一次肚皮的妆就要4个小时,拍完一条,改妆又要花1小时,且贴了假肚皮后就只能一直站着,这个过程最关键的是拍的时候做特技的工作人员要在我周围,酝酿情绪更难。虽然一遍遍重拍,但导演从来不会讲你的问题在哪里,他就是要调动你的激情、你对角色的理解,我自己觉得已经快被他逼疯了,完全找不到方向。”

  近些年,郭晓东拍得更多的是文艺片,从《暖》到《忘了去懂你》再到《推拿》,电视剧和大制作的商业电影都较少接触。郭晓东说:“我喜欢文艺片,只有在文艺片中,你才是自由的,角色、内心和创作都是自由的,我喜欢这种自由感。”

  对于文艺片往往票房不理想的现实,郭晓东认为,“这两部影片的质量都是相当高的,票房受大众的欣赏口味和排片等方面的影响。不过,作为创作者也没办法想那么多,这个年头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别想太多,我觉得这是一种幸福,就让这种幸福继续延续下去吧。”他透露,今后拍电影不排除商业片,但还是以文艺片为主。

  □娄烨

  欣慰

  电影实验性获认可

  对于郭晓东的“控诉”,除了必要的解释,娄烨现场自始至终都在憨笑。演员再有意见,娄烨心里有数,因为郭晓东是自己人。

  娄烨说,改编《推拿》小说的初衷就在于它对盲人群体一视同仁的态度,但是作为小说创作者保持这种去写作很容易,但是要拍成电影,就需要整个团队都有这种态度。所以为了“培养”他们,创作人员要集体去盲校学习,并蒙上眼睛体验看不见的生活。

  娄烨说,当郭晓东蒙上双眼之后,在盲校里他永远是最危险的那一个。“盲人的能力真的超乎我们的想象,很多人在楼道里都是用跑的。而且我们以为他们对一些词汇比如‘瞎’啊什么的很在意,其实他们完全没有那么敏感。”郭晓东也说,在拍这部戏前接触盲人就是去按摩,“那时候我都不敢跟他们说话,因为怕说错一个字会伤害他们,但接触后才了解,原来他们的内心比普通人更加强大。”

  金马奖给了《推拿》七项提名、六项大奖,不过娄烨并不遗憾最佳导演惜败给了许鞍华,“最佳摄影奖、最佳剪辑奖和最佳音效奖已经很高兴了,因为对这三个部分的实验得到了认可。”现在,娄烨的愿望是剪一个盲人版本,与电影同步上映。

  无奈

  低排片实际反商业

  不过与奖项的肯定相比,《推拿》在票房上却十分失意。纵然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但是首日排片3%,第二日跌到1.95%,两日票房100多万,还是令创作者感到心凉。

  对此娄烨认为,宣传发行排片,都不是电影导演的工作,关于低排片也不是什么新话题,已经持续很长时间,“我个人不认为这是一个什么市场信息,因为决定排片的不是观众,而是影院。”

  他说,低排片,看上去好像是一个商业决定,实际上恰恰是一个反商业的决定,因为它破坏电影市场的多样性原则和目前的多厅放映模式,将最终导致电影回到单一放映的大厅状况,而使得不同口味的观众大量离开影院系统,从其他途径观片,这既影响了影院的收益,也使得电影本体的标准呈现受到破坏。“在这样的情况下电影院实际上成为电影和观众之间的屏障,接下来必然是没有人愿意看电影,电影院关门,或者改成台球厅和网吧,这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刚刚发生过的事情。对电影行业的无知,使得目前的电影产业无论在对市场的商业运营方面,还是在对电影的理解上,都远远滞后于电影制作和电影观众。”

  娄烨透露,目前《推拿》已经决定选择单条院线放映的方式,跨越影院整体排片屏障,摆脱上映数据的错误信息干扰,建立影片与观众之间的无障碍通道,使得不同的影片直接送达观众,并接受观众选择。(记者聂宽冕)

  中国国脚、广州恒大队长郑智近日接受专访时表示在足球领域以弱胜强的例子比比皆是。不管每年的欧洲杯也好、世界杯也好,能够进入决赛圈的球队也并不是每个大洲数一数二的球队。能够进入12强赛的名单,自己特别高兴,特别激动。虽然我已经36岁了,但这也是我的第一次。不管我们能用什么样的方法,最后我们能够打进世界杯决赛圈,是我们最终的目标。

  (2)公共体育设施布局规划。提出从竞技赛事到全民健身、从项目引导到规划引领、从单一功能到复合多元、从市区级用地控制到社区级用地控制等“四大转变”的规划策略,推动省市级、区级、社区级体育用地构成从“倒三角”向“正三角”转型。

  作为世界知名的运动品牌,YONEX(尤尼克斯)始终致力于不断的产品研发和技术创新,以期为消费者带来更佳的运动体验。而作为身怀理想和社会责任感的品牌,YONEX(尤尼克斯)也在运动推广、体育精神传播方面竭尽全力。通过自己的点滴努力,让更多的人爱上运动,体会到运动的快乐,是YONEX(尤尼克斯)为之努力的。

  10公里海滩欢乐跑于7月30日在祥云岛金沙滩景区举行,跑者在蓝天碧海的沙滩上快乐奔跑。最终肯尼亚选手莫比以35分25秒获得男子组冠军,中国选手成敬斋和呼群林分列二三名。女子组则由牟晓鸽、崔琳琳和曹凤英分获前三名。

标签:郭晓东娄烨六擒金马归来 对电影坚持我们相爱相杀

责任编辑:侯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