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综合 >  > 正文

毛泽东揭周恩来“政治弱点”:一半“虎气”,一半“猴气”

2018年01月22日 22:00   官网:青岛富凯节能服务有限公司   来源:网络转载

  毛泽东揭周恩来“政治弱点”:一半“虎气”,一半“猴气”,谈到范加尔治下的曼联和穆里尼奥治下的区别时,费迪南德评价道,“除了引进的新球员外,他们最大的变化就是心态方面的转变。在范加尔执教的两年时间里,球队一直身处消极的环境里,不仅仅对球队是这样,这座城市也是这样。我想这样的状况在穆里尼奥执教下已经改变了,球员心态方面的障碍已经发生了变化,他们试着赢得比赛,试着学会控制,控制自己的身体,技战术,我想这是新赛季的最大变化。”

★《走近周恩来》(点击进入连载)

★ 相关阅读:

  周恩来养女离奇身亡之谜:没有任何家人见到遗体

  揭秘周恩来一生未回故乡之谜 平生最恨“衣锦还乡”

  十大元帅的葬礼:周恩来含泪向贺龙遗像鞠了七个躬

本文摘自《走近周恩来》,权延赤 著,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

  读书频道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总理是讲过自己不是帅才,邓大姐也这样说,我们听了不舒服;主席和小平再这样讲,我们曾感到委屈。现在回想起来,是传统文化、传统观念影响我们的结果。谁位高,谁就位尊德高;谁官大,谁就本事大、贡献大。中国过去就是这种观念,这个毛病。改变不容易。雷锋只是一个班长,说起他全国没人不知道,但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不知道他的军长、师长是谁?话又说回来,许多人还是想当军长不想当班长,所以说改变不容易。

总理讲他做不到举重若轻,但同样的,主席和小平也做不到举轻若重。不拘一格降人才,我们的事业才能兴旺发达,我们的目的才能实现。

1949年12月16日,毛泽东主席访问苏联,没多久,1950年1月,忽然传来消息,说谈判不大顺利,叫周恩来总理立刻启程去莫斯科。

那次,我作为随员跟总理一起出发,路经满洲里时,遇到了率团参加世界青年联欢节的萧华同志。

萧华向总理汇报联欢节情况,总理望着他身后问:“怎么没见到维世啊?”

孙维世是总理的干女儿,本是同萧华一道去参加联欢节。总理没见到干女儿,自然要关心。

“我们路过莫斯科时,她被师哲扣下了。”萧华解释,“师哲说她俄语好,叫她留下参加翻译组的工作。”

总理关心中苏谈判:“主席跟斯大林谈得怎么样?”

萧华摇摇头:“好像不大顺利,师哲只跟我简单讲了几句。”

总理想了想,问:“主席现在做什么?”

萧华说:“斯大林说要等你来了再谈,先安排主席参观和看节目,听说到列宁格勒参观去了。”

总理沉思着点点头,没有再问。当时在场的有伍修权、赖亚力和我,我是刚由副官改为行政秘书。

赶到莫斯科时,我从师哲那里听到的情况,与萧华讲的差不多。

总理一到就开始了紧张的谈判,主席就退到“二线”,只管大的方向和原则。除了决策,具体怎么谈的他不管。

我印象最深的是,主席在莫斯科没什么事,每天就是看书,看得废寝忘食。

记得有次吃午饭,主席的目光总是朝我脸上瞟,看得我有些不自在了,不知自己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引得毛主席这样注意。我下意识地拿手去脸上、嘴巴周围擦,怕是沾上了食物,同时尽量注意吃饭的动作文明些。

当我的目光再次和主席相遇时,他忽然笑了,指指我说:“我看你长得像拿破仑。”

我不好意思了,尴尬地跟着笑,不知道拿破仑长什么样?哪一处跟我相像?

【1】

  不过布拉沃何时离开巴萨则要看两个重要因素,首先是特尔施特根何时伤愈,本周末西甲联赛即将打响,但是德国小狮王目前还在养伤,虽然有第三门将马西普,但是巴萨还是希望布拉沃能够为巴萨踢几场西甲联赛,帮助俱乐部度过这个暂时的难关。其次则是要看俱乐部引援情况,巴萨只有等到新的门将到位之后,才会放布拉沃走人。

  据杂志《周刊文春》报道,5年前爆出的片冈爱之助私生子已上高中2年级,此前片冈爱之助并曾表示自己也是片冈家的养子,如果以后没有孩子,私生子也可以继承自己的歌舞伎身份,对孩子的身份一直没有怀疑。而近来与藤原纪香新婚后,对于承认身份后一直以来不闻不问私生子突然要求鉴定DNA验真伪,引起私生子母亲暴怒。

  介绍一个使用阿魏的野钓饵料配方:玉米面50%、麦面20%、豆面20%(炒)、动物蛋白粉10%(蚕蛹、鱼虾、蚯蚓任选其一),将玉米面合麦面蒸成窝头,捏碎后掺入炒香的豆面和动物蛋白粉,加一匙蜂蜜,兑入阿魏酒或阿魏水调合,按钓饵比例调配,根据情况适当再加水调成合适的软硬度,打窝也用此饵,钓鲤效果不亚于商品饵。动物蛋白粉使用优质蚕蛹粉较好,但此时不用阿魏酒调料,而用阿魏水调料效果更好,因为酒会去除蚕蛹的臊腥味。

  据悉,呼啦伴伴作为全民健身体育社交平台,8月份将开展“全民奥运”主题活动,通过直击里约、一起看奥运等线上线下互动性极强的活动,给全国体育爱好者呈现一届别样精彩的奥运会。

标签:毛泽东揭周恩来“政治弱点”:一半“虎气”,一半“猴气”

责任编辑:薛元超